20 1月 2011

遮羞布做的保護傘

社代會後有學生過來讚許我們讓社代大會增色不少,有人表示對我們提的議案支持,但同時在BBS上,也有些不屑與反對的言論出現。有人笑稱只有念政治學念到著魔的人才會去做學生運動。也有人認為我們只是群無理取鬧的無聊份子。這類五花八門的批評其實在每次行動後都可會出現。到底我們是什麼樣的人?我們真如過往革命英雄般的理想主義者?亦或是我們只是頭腦簡單的盲動主義者?這類思考一直在我腦海裡,我也嘗試回答自己這個問題。


學生對於一個社會的理解與認知可能決定了一個世代的走向,如果一個世代的學生都認為自己所處的社會是一片安祥和樂,毫無危險,那麼他們永遠無法感受到危機的逼近。鍛練一條敏感的政治神經是重要的,而鍛練的方法來自於不斷地批判與思考。我們這個世代習以為常的功利主義不應該異化了我們對於社會的想像,反而要時常成為我們批判的焦點。

我們這個世代是被一只保護傘遮蔽,但這只保護傘並非我們用行動、長足的辯論、思考而撐起。這只保護傘不過是前幾個世代用來遮羞而遺留下來的骯髒破布。沒錯,上個世代的人試圖拆下那塊布,很可惜的,他們並未成功;但他們也為我們創造了一個改造的空間,那個前人留下的遮羞布應該拿掉了。而所有保守反動的心態也不應該存在於我們這個世代。



我們是無理取鬧的無聊份子嗎?



不!我們更像一個拆拆拼拼的修傘匠。

1 則留言:

曾天奇 提到...

之前電影會完
大家共同討論的
「學生的社會責任?」

其實我一直不會去苛責一般非政治系學生
對於生活上不正確、不合理事情做抗議或抵制
套一句白話「沒有sense就是沒有sense」


身為政治系學生
民主化你念過了
憲法多少也聽過了
人權別跟我打馬虎眼

這些東西如果只是「被你認為的理論」
那不是老師的錯
是自己太愚蠢

實踐他吧
畢竟身為學生日子不多
能沒有拘束的發聲
是值得珍惜的

不管這頂傘有多安全
我想
推開他
看看外面世界的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