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3月 2012

零貳社二二八行動聲明稿



【零貳社聲明稿】




首先,在一切開始之前,你得要先知道的兩個人物:


湯德章 (1907-1947)
「人望頗佳的台南執業律師湯德章先生,於1947年3月6日抱著罹患瘧疾之病體,接受眾人一再推舉之「228事件處理委員會台南市分會」治安組長職位,協助維持因228事件而陷入混亂的社會秩序,成效不錯,台南市在事件中死傷全國最少,應與其努力有關。台日混血,一生以身為台灣人為榮,並充滿正義感,維護台灣人的權益,是台南地區相當受人敬重的律師,曾拒絕陳儀的邀情,擔任政府職務(「不當中國的貪污官」)。228事件後,負責維持台南地區治安,3月11日,二、三十名憲警特務闖進他的住所,湯德章為保護台南菁英,一面徒手力抗拒捕,一面爭取時間將住所有關名單資料燒毀,挽救了當時許多台南的社會人士及成大學生倖免於難。自己卻落入軍警之手。3月13日因整夜刑求而斷了肋骨的湯德章先生兩手被反綁,背後插著書寫名字的木牌,押上卡車,繞行市街,最後押赴今日台南市民生綠園靠近中山路一端執行槍決。死前遭刑求遊街仍毫不畏懼微笑面對民眾」[1]


曾錦堂 (1930-1951)
台南工學院(國立成功大學前身)附設高工機械科的學生。曾錦堂在校成績優異,且常參與公眾活動,戰後初期還擔任附工的學生自治會的會長,228事件後,對中國黨政府徹底失望,在教師的協助下開始與同學組織了研讀左派讀物的讀書會。1951年俯倒刑場,得年僅21歲,當時為高三學生。[2]
「郭溪河回憶道:民國四十年六月十七日,他駭然看見曾錦堂的名字,趕緊到位於現在台北市青年公園外的馬場町刑場認屍,從一堆屍體中發現曾錦堂雙手被鐵絲捆綁,俯倒於一個坑洞內,附近居民還告訴他,國軍槍決人犯之前,會喝令人犯自己挖一個坑,再用鐵絲綑綁雙手,逼迫人犯跪在坑旁從背後開槍。」[3]




            為什麼他們如此重要?在如此眾多的228被害者之中,我們特別提屬於台南以及成大的被害者,除了地緣關係之外,我們更希望大家都能記住,這些曾經和我們共同站在同一片土地上的前輩,但,是否我們都未曾記起那段不能言說的秘密,是多麼赤裸裸、血淋淋。


我們不妨試想,如果這是發生在我們生活中的刑事案件,我們並不會因為揭開傷口而阻止偵查審判的進行,因為這是迎來真相必要的過程,換句話說,對於共同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你我,我們有要求真相的權利,被害者或是證人時常為了指控加害者而必須出席法庭指認,但這不是為了仇恨而是為了真相,當228事件或是白色恐怖的政治迫害事件,任何有關係的參與者沒有被公佈出來之前,以及藉由政治迫害而獲得的不當得利為被償還之前,真相並未出現、正義尚未實現。


在228事件屆滿65年的那一天,成大零貳社透過在成大光復校區的蔣介石銅像作為媒介,銅像脖子上掛著寫上「1947-2012」的紙板,以裝置於其手上的假人隱喻你仍舊被蔣介石及國民黨威權壓迫著,滿佈的紅色顏料則象徵受難者的鮮血未乾。地上排列的受難者名單中,有多張空白,甚至填上參與同學的名字,控訴在當今的校園中,尚未還給歷史本來的面貌之前,我們都是受害者。


而這次行動,引發了許多人十分熱烈的討論,在臉書、BBS、以及零貳社的官方粉絲頁中,出現了許多抵制以及質疑的言論,而這些言論,我們試著用以下兩個方向來解構來討論:
1. 環境及空間使用的差異 
2. 銅像所代表的威權象徵 


首先,讓我們先想想,在校園「公共空間」設置諸如銅像這般的裝置物品,究竟意謂著什麼。毫無疑問,銅像(或者各種裝置品)的擺設不會只是一個物理事物的設置,它同時傳達了對該裝置物所象徵的某種價值、精神或者歷史事實的認同。不妨試想,為什麼在相同的地方,不會以相同的材質、相同的姿勢擺上其他人的銅像?在校園公共空間擺設蔣介石銅像時,這個行動表示了校方認同蔣介石銅像所象徵的政治/社會價值和歷史事實。而蔣介石所象徵的價值和歷史事實是什麼呢?透過歷史檔案的研究,我們了解到,蔣介石所象徵的是威權統治、民主逆流的政治霸權。這些歷史事實,在今日台灣幾乎已經是常識,而在過去,執政者盡其所能扭曲歷史,「創造」假的歷史將蔣氏強人神話,讓人民以神格的眼光膜拜他,在今日看來,這些作為更是極權統治的極致。


所以,假若今天校方人員只是在他自己的私人空間擺設,我們也只能尊重行事者個人的價值選擇,但是,當今天校方將蔣介石銅像擺設在校園的公共空間時,就不那麼簡單了。這裡至少涉及了兩個層面:1.校方所接受認同的政治價值與歷史。2.校方所要主動積極對外宣揚的崇蔣價值與歷史認同(為什麼說是主動積極,很簡單,因為只有校方有絕對的權力擺設這樣的銅像)。而作為在這個校園空間中的其他主角:學生和老師,我們如何反應,也就表達了我們對校方所要傳達這些價值的態度,況且本校也已有老師多次向學校反應,但校方依然置若罔聞。


對那些以直接手段表達對蔣介石銅像的不滿,當其他人以破壞公共空間造景、破壞秩序為理由箝制時,那就等同於認同校方原先配置公共空間的權力,以及助長了校方運用此權力所要推展的崇蔣價值。假如,崇蔣是一種價值,假如,我們都同意那是「公共空間」,那麼,我們想要問每個成大人,為什麼只能有崇蔣的價值屹立不搖(銅像)?為什麼只有校方有權力在此「公共空間」中傳達價值,而表達校方崇蔣價值的反對就是破壞秩序?


進一步解釋這次228行動的意涵,我們其實就是希望讓校園內的學生、校園外的人們可以看到此景,反思這一天對我們的意義,來彰顯銅像存在的不合理以及試圖言明的價值,所以我們並沒有選擇在完成之後就立刻清除,而我們也在銅像下留下了我們的聯絡方式,希望對此行動有任何疑慮的人可以儘速聯絡我們。除此之外,我們希望可以在校園內繼續以更多可能性的方式討論對銅像的再次詮釋,不論是單純地拆除銅像,或者是留著銅像,在旁加註蔣介石的所作所為,讓我們從威權意欲掩蓋的歷史之中解放,重新擁抱真相,並讓我們用歷史本來的面貌認識這塊土地,這塊屬於我們的台灣。


然而,這也是為什麼我們一再強調唯有釐清過去,我們才得以前進,舉例來說,現行的集遊法是在威權時期所訂下的,至今,台灣的人尚未完全擁有集會遊行的自由,必須在事前向警察機關申請才得以許可,若今天我們已經將過去那段時間所有象徵威權、反自由、反民主的產物談清楚並予以改變、清除,諸如集遊法的惡法將不再存在、人民的自由也將不再被限制、受害者和加害者也得到了屬於他們的歷史評價,那麼誣衊真相的言論將不復存在,而我們也能真正驕傲地說出我們來自自由的民主國家。


當然,我們這次的行動其實也是為了進一步向執政者呼籲,確實正視228事件以降的白色恐怖時期所造成的傷害,以及留存至今的威權遺緒,在實際的作為方面,我們也希望政府可以致力於相關資料的公開以及歷史的重新定義與討論,並盡速通過「戒嚴時期人民受損權利回復條例修正草案」。[4]


最後,這個學期零貳社將會舉辦成大學運周,用一個禮拜的時間探討成大學生曾經在台灣社會扮演過的角色,從228事件中的學生自衛隊到白色恐怖中的成大共產黨案,以及,我們原先就在寒假計劃好要進行的校園勞動權益調查,而最近有許許多多同學也十分關心這個議題,我們將會和一群志同道合的夥伴,進行廣泛的相關調查,希望有興趣的同學一起跟我們行動、為校園勞動權益發聲。






歡迎三月一號禮拜四晚上六點社團擺攤到零貳社的攤位,和我們一起喝茶聊天,希望大家自備環保杯,也歡迎大家在未來的每個禮拜四晚上,和我們參與每一次的社課。


零貳社的名稱源自於台語「抗議」的諧音,代表青年勇於挑戰威權,也代表一種願意對社會各種議題提出自己的見解之意。因此,我們在倡議一種生活態度,一種對既有價值重新思考批判的態度,我們因為思考而運動,因為運動而思考,在關心人權、土地、環境等議題時,也試著從實際行動去改變,從08年的野草莓學運、成立ECFA監督小組、校內反國光石化遊行、參與六四紀念晚會、聲援圖博自由人權、反成大法人化運動、舉辦潮南音樂節、拍攝鼓勵返鄉投票短片等,都是我們投入社會參與的行動,期望能在校園內的講座、讀書、討論外,更積極而實際地實踐理想。









[1]摘錄自李筱峰,1990,《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
[2]國防部軍務局,蔡堃輝等叛亂案,檔號(年度號/分類號/案次號):0040/1571/44900097
[3] 台灣公論報,http://www.taiwantribune.com/homeland/2007/10/05/2177p06-1/
[4] 出處: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1/new/may/5/today-p6.htm,摘錄: 對於在白色恐怖時期,人民因內亂、外患罪,受軍事法院審判,而被沒收財產者,得請求發還被沒收的財產;若被沒收的不動產,現為政府機關重要設施,或已登記為第三人所有者,政府應折算金錢補償。

21 則留言:

老默 提到...

口口聲聲說要去蔣化去蔣化,結果自己心裡面充滿了蔣介石。

aboutfish 提到...

這篇聲明寫得真好,網摘推薦到台灣好生活報了,在前頭加了「老蔣銅像為何染血」的標題:
http://www.taiwangoodlife.org/storylink/20120301/4816

THK 提到...

老默的留言似是而非。

整個行動,在於提醒大家去思考:一個民主自由的校園內,何以於公共空間放置獨裁者的崇拜標的物?

要推動這樣的行動,當然不可能不提到蔣介石。

所謂「心裡充滿了蔣介石」,應該是用來指稱一些「心中仍然崇拜蔣介石」的人們。

---
各位年輕人的行動讓人佩服,不需要被一些本末倒置、用「和諧高尚」當作最高標準的言論給擊倒了。

林順泰 提到...

發自內心的建議你們

以後可以選用容易清理的紅色水彩,代替"非常"難清理的油漆。

因為它方便清理,可以讓你們直接在現場用行動劇的方式呈現你們的想法,不需要凌晨偷偷摸摸的進行。

呈現完你們的訴求與想法之後,可以在別人說閒話之前把周遭的環境清乾淨,然後拿出你們準備好的"移除蔣介石銅像連署書"請所有贊成你們理念的人簽名,再發新聞稿與公開信邀請記者來見證你們把學生連署書交給學校的這一刻,有了媒體的壓力,我想學校應該會更願意讓雕像離開成大。

對了,你們也可以先設計一個228紀念碑,然後建議學校將蔣介石銅像換成228紀念碑,這樣你們的訴求與想法就會在成大校園永遠留著。


成大生科 林順泰

kikiqqp 提到...

表達過後是否有善後收拾?意見沒讓人注意反讓人厭惡不是很好的

huskyman 提到...

當初發生二二八事件之前,也沒人想過如何善後收拾啊。
拿有沒有思考善後這件事來評價這個行動,感覺上像是被父親家暴的家庭中,其中一個小孩告訴另外一個跟父親頂嘴的小孩說:『頂嘴不好,你要好好用講的。』完全的搞錯重點啊。

Unknown 提到...

冒昧請教一下 抗議的台語的話應該是"零壹"@@?!

Alice 提到...

不要拿政治議題來當自私作為的擋箭牌,

你們潑漆不負責清理這種擺爛行為才是讓大家最反感的事情。

你們的擺爛只讓別人更不想去看你在訴說什麼而已,少狡辯了吧。

廖貽得 提到...

@Alice: 雖然我不是成大該社的學生,但是,我認為如果今天該社真的「自私」,是對校內的蔣公銅像完全視若無睹,完全未採取任何行動,這有違於他們社團的信念,沒有盡力去讓眾人了解威權遺緒的存在,這對他們來說才是「自私」。

我覺得要講求手段的「乾淨無暇」,很多行動都會受到阻礙。我想到的是當初「白米炸彈客」楊儒門,你當然可以譴責他為什麼不用比較安全的方式去凸顯台灣農業的重要性,但沒有他這一個行動(而且他放的是空包炸彈),今天,或許不會有那麼多人開始反思台灣農業的未來。當然也不是說目的優先於一切,但是怎樣取得一個平衡點,我想這是每個人行動的重要課題。

David 提到...

@ 廖貽得

我覺得兩者不能拿白米炸彈客來舉例

白米炸彈客是為了不久的"未來"

這邊是為了幾乎遺忘的"過去"

前者是為了普羅大眾的實質利益而行動

後者是為了追求歷史真相與意識

兩者不能比較的

小強 提到...

David
說成大零二社的舉動沒有顧慮到未來是有爭議的
如果我們社會的人都對於過去所發生的暴行毫無所感、甚至連代表歌頌威權獨裁與塗敷的雕像都視而不見而對區區的"違反秩序"感到反幹,那麼這個國家能否繼續維持其民主政權實在是依大隱憂。

HY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秋夕楓嵐 提到...

漆不是只是代表鮮血和殺辱,為什麼大部分的人都將重點擺在『潑漆』這個行為上,認定是不理性和暴民的行為?!

紅漆應該只是用來象徵和替代的東西,就像是電影中以番茄醬和紅墨水代替真的流血,只是大家把抨擊焦點放在該不該以『潑漆』這個行為表達,有點奇怪!

或許就是考量可能番茄醬會發臭且紅墨水會蒸發且色澤不好...所以最後選油漆(表現效果最好),而並非不理性地僅因不滿將反蔣的情緒發洩在銅像!

真要洩憤就潑糞或是潑雞蛋不就好了,幹嘛還要有活動設計!

ftb 提到...

所以說隨便潑漆搞破壞然後讓學校幫你清理擦屁股就是你們行動的意義?

跟你說,校方沒有刁難,他只是很認命的在做現場清理,反倒是眾多學生罵翻天,你不是在抗議,你是在污辱學校、破壞環境、企圖煽動我們,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

你們這群自嗨的人有尊重我們這些學生,有尊重銅像得自由嗎?
只准你們潑漆抗議,不准我們表示意見,表示對那些無意義活動的憤怒,真是良好的雙重標準
你們成功的降低了你們的水準,成功的加深了我們對你們的厭惡,恭喜。社會更厭惡你們這全自以為偉大,實則是吃飽沒事幹的憤青,恭喜阿,自己看看這齣鬧劇之後,還會有多少人認同?會有多少人唾棄?
我想說至少反省一下,但對自我感覺良好的青年來說........亨亨,人有救,畜生則無

Unknown 提到...

一位朋友這麼說,試問如果今天有人反對財團沾染成大,那他可以在榕園的大榕樹上噴漆表示抗議嗎?

我支持你們社團的理念,我也敬佩各位長期以來對於各項議題的關注和努力,但是對於這次的潑漆行動我卻沒有辦法認同。

不管雕像本身的意涵到底是甚麼(是不是真的崇蔣),不管它放置的地方在哪(是不是所謂的公共空間),也不管目前它的存在是不是足以成為共享此空間所有人的共識、表述(到底是不是所有人都默視二二八);我沒有辦法接受的是,各位理直氣壯後頭的那種無謂。

今天你們要喚醒大眾對於二二八的關注,對於默許殘暴政權的反對,但不代表你們可以用潑漆這種會長期留下痕跡的方式。你們追求理想,但不代表你們使用激進手段全無罪過。

如果說二二八發生沒人想過善後,潑漆也不過複製相同邏輯。反正鎮壓是為了社會安定(潑漆是為了表達關切),所以只要看訴求就好,手段可以忽略。的確直接衝撞體制的確效果立見,但請不要忘了很多人仍是依循體制生活。

droger's mac note 提到...

我有去把零貳社的聲明完全看完,理念的部份沒問題。
但是還是不能接受只有把抗議的表現留在現場,
卻沒有人看守並且在場表達抗議的作法感到不認同。

說真的那只是讓人覺得你們是在做爽的,如果這件事情真的
重要到要用這種手段來表達,那就更應該有人維持現場到事件
獲得回應為止。

因為人還在就代表抗議還在進行,那就沒有可爭議的地方。只有留個聯絡方式不見人影的抗議是在臨時停車借車位嗎?這樣搞學運也太輕鬆了吧?

社會運動讓人敬佩的,往往是那些為自己理念堅持和付出的人,這種一時衝動的抗議說真的就是自high。

可惜校方的回應也不好,不然最好的處理方式就是叫你們零貳的人回來掃乾淨,順便請你們親自把蔣公像移去倉庫跟把座台鏟掉。剛好順便教育一下做事起頭該有的負責態度。而不是這樣隨便。

aocaoc 提到...

1."潑漆在銅像"這個手段並不嚴重到值得嚴厲譴責。

2.所謂尊崇銅像的自由就是主張"贊同如同蔣介石一般的以暴力妨害人權"的自由,這種自由不值得鼓勵,所以其實無可主張"尊崇銅像的自由",就和德國不能講納粹一樣。不要想用詭辯混淆焦點!

小郭 提到...

看著上面「譴責潑漆」行為的留言,我真覺得號稱「民主自由國家」的台灣很悲哀,很多人連最基本的「民主自由」理念都不懂,對於民主國家的「公民抗暴權」連最基本的認識都不懂。你們過去的公民課都在教些什麼?歷史課都在教些什麼?這真是整個台灣教育體制的悲哀。

送你們一段魯迅說過的話:

「倘使對黑暗的主力,不置一辭,不發一矢,而但向『弱者』嘮叨不已,則縱使他如何義形於色,我也不能不說--我也真的忍不住了,他其實是殺人者的幫凶而已。」

齊佛朗 提到...

我完全不認同你們的做法
不過我想無論如何
這都是你們審慎思考過的結果
大概也是因為想不到其他更好的方法
基於你們背後的動機不錯, 給個加油~
希望你們也勇於面對伴隨的結果

穎蓁 提到...

正義,並不適用多數原則,請繼續加油!
白米客的行為豈非奠基於台農的歷史發展危機,才做出嘩人的反抗?如果說釐清二二八只是為了擺脫罪惡的過去,我反對,當人民對自己國家的歷史有客觀理性的了解,才可能產生認同感,同心邁步向前。

James 提到...

陌名奇妙,吃飽沒事幹,沒有蔣公你只有兩條路,第一就是成為日本殖民地的次等公民,第二條路就是你早就在共產黨的治理下了,飲水不懂思源,可悲的年輕人!口口聲聲是要申張正義,但是你們的行為讓我看到你們也只是對一個豪無反抗能力的銅像施暴而已,沒有任何意義!